Skip to end of metadata
Go to start of metadata

       少年记忆深处,有档电视剧讲农民工,在齐鲁电视台。触动很大。祖国的今天来之不易,血肉堆出来,人心垒起来。

       先进国家哪一个没有殖民和掠夺?唯中国之成就,无掠夺,亦无殖民。“她靠的是农民工的妻离子散,靠的是整个国家资源的输出,她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有今天”。

       如今祖国崛起,中外经济摩擦渐多。国人早已无须对外折腰。我们道路之优越,为异域所无。在此风口,哪怕只为对得起那些代价,我们也更要关注“文化安全”,发掘且端正先辈的瑰丽遗产。

       如今,欧美日韩的星座文化、塔罗文化、宗教文化,自上世纪末便在我国传播,大肆占领青少年流行文化高地。在动漫、游戏,甚至恋爱、心理咨询等日常领域,都已成规模。可谓无孔不入、野蛮生长。对此,我们必须及时警醒,必得有基本的文化自觉。这些异域文化,犹如巨大的灵魂收割机,不仅占据青少年的心神,消耗其时间,更把控社交语言。不断扩散,使局中人成瘾,亦如漩涡,逼局外人入局。当然,它能如此,有其道理,但并非“存在即合理”,只是有部分的合理。

       兼收并蓄,但绝不收容异域垃圾。所以,对于上述外来文化,我会做严谨全面的研究,还其真容、照之真相,拨开迷雾,让它是其所是,不能再肆意媚人。同时也要加快对祖国玄学、术数的澄清工作,唯有中西对照,方可分清优劣,谁成熟、谁幼稚,才真正一目了然。笔者呼吁,大家都来添一砖一瓦,为此术业做出该做的贡献。还学问一个清白,还大众以正直与心安。真实且有益的,我们继承再发展;虚伪或有害的,大胆揭露、坚决舍弃。忠于家国,诚于术业,始于赤心,守于底线。唯此,方助力文化复兴。笔者力弱,唯添砖瓦尔。

       笔者曾从师多人,目睹术业之不易,诸多小众领域奋战着良师毅士。每每泄气之时,必浮现他们的背影,纠正我,敦促我。笔者行垢德缺亦才薄,唯他们的言行仍顽强活在我心上。永远勿忘,我们都来自时代之浪潮,生养于所有问道与求道者。即便终将被历史抹平遗忘,道也必将刻进后代的基因,犹如先驱先烈把良心封入我们的心魂。它必永存。

       附两封信,是年少时与老师的通信。隐去个人信息,仅用化名。仅以此作结,求道初心,不渝矢志。

 


       元礼老师,您好:


       我是XX级哲学新生,在此冒昧地请教您一些学术以及个人问题。您随意就好,希望不要耽误您太多时间。

       以下内容或许充满了无知甚至轻狂,请您见谅。

       学生从初一开始接触哲学,高中未曾间断,高考以第一志愿进入了哲学系。当然,从前所谓的“接触”近乎幼稚,充满了孩童浪漫无边际的幻想。对于哲学经典,大多只是泛泛而读,因为高中的课业压力实在使我抽不出更多的时间去研习哲学。庆幸的是,在与枯燥重复的高中课业的对立下,我的兴趣得到了延展,愈加浓烈。或许,对立双方的特征因对立的需要而更加显著。

       自泰勒斯至尼采,哲学的主流是建构;包括尼采、萨特、海德格尔、罗素、维特根斯坦、德里达等哲学家在内的当代及后现代哲学,却一直在澄清甚至解构。尼采质问了“道德”;萨特质问了“本质”;海德格尔质问了形而上学,他后期语言学的转向又质问了“言语”;罗素与维特根斯坦悬置了逻辑;以德里达为代表的后现代思潮向传统展开了全面攻击——反本质、反建构、反理性……一切都被怀疑,似乎尼采预言的“价值真空年代”业已到来。一切皆虚,一切皆允?世界的基础被悬置,人类开始命定的流浪,却何处是归宿?难道归宿只是幻想?又或者,人只是没有没有自由意志的线偶?面对未知之幕,除了好奇,就只有恐惧相随。

       无法找到阿基米德点,无法撑起我的世界。

       欧陆哲学中,唯一确定的是“存在”,除此而外再无其他。“存在”仅仅是“有”,纯粹的“有”却无意义可言。语言乃存在之家。或许,可以从语言着手,进行逻辑分析,逐步走出认识论困局。当然,逻辑分析应在哲学整体中进行,欧陆存在哲学不可忽略。只是说,逻辑分析是关键突破点,而作为战役的部分,应当服从战局动态的调整。

       目前,我对英美分析哲学了解甚少,因为之前大多与欧陆哲学为伴,难免会缺少分析哲学的基础。元礼老师,听您授课时,学生便猜想您的研究方向应该靠近逻辑分析。课后查询您的资料,果真如此。所以,非常希望您能在英美逻辑分析哲学方向上指点一二。


1.能否推荐一些分析哲学的必读书目(入门级)?

2.是否需要直接阅读英文本?刚买了乔伊特译的英文版柏拉图对话集,是否值得投入大量时间?

3.对于本科阶段,可否在学术上给出些建议?是否需要在大二开始准备法语和德语,甚至拉丁语、古希腊语?

4.去美国读分析哲学master或者phd,有可能吗,需要做何种准备?去欧洲读分析哲学,靠谱吗?

P.S.您今天的哲学导论课碍于时间没有讲完,实在可惜。非常想研究一下您余下的课件,可否发一份给我?

 

       我很缺乏哲学的“专业训练”,大概只能算作爱好者罢。今天听您授课,明晰了许多概念。万分感谢。

       请原谅上文中所表露出的无知。


       荀爽


              

                                                                          

       爽儿,你好!

       很高兴你能够与我分享你以前阅读哲学的经验。像你这么早就接触哲学确实不多见(比我还早,我是从高中开始的)。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你会在后面的几年里学到比别人多得多的东西。

       我原来也是从欧洲哲学开始阅读的。先是萨特(他的小说和戏剧尤其出色)和克尔凯戈尔,后来是尼采、黑格尔、叔本华。这种阅读非常随意,主要是文学性的。坦白地说,我没有理解尼采,对黑格尔的理解也停留在字面上。不过,这种阅读就是我在课上所说的“个人的哲学”,这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它决定了我后来领悟哲学的方式。我也愿意这样看待你的阅读经验。但我觉得,真正的哲学一定是属于哲学传统的思考,而不是一个人的单打独斗。因此,我选择以哲学为职业。进入分析哲学是出于偶然,不过,现在想起来却不止如此。分析哲学能够满足智力上的需要,它要求把问题想清想透,要求把问题追到最深处,而这正是我喜欢的。根据我的了解,当今世界的哲学,最有活力并且一直在发展的哲学仍然是英美哲学,即属于分析传统的哲学。欧洲哲学在二战以后一直没有恢复过来。德法两国在二战前积累的精神财富在海德格尔、伽达默尔、德里达、勒维纳斯那里焕发光彩以后,现在似乎出现了断层。欧洲哲学似乎更依赖于学术领袖,而英美哲学则是群体性的,这也许是英美哲学为何仍然富于生命力的原因吧。

       我有种感觉,很多对哲学有所了解的非专业人士与专业人士在对哲学当前状况的理解上存在反差。前者对哲学的了解有很多来自于一些热衷于宣传的“文化学者”,这些学者大多吸收了一些属于欧洲哲学中更多文学性的东西,比如“解构主义”,与分析哲学脚踏实地的风格不同,这些东西往往危言耸听,更有新闻价值,理解起来也相对容易。相反,哲学中真正有希望的东西却需要更多的精力去理解,因而往往封闭在远离大众的小圈子里。这并不奇怪,西方哲学自康德以后就学院化了,富于成果的思考活动总是要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而理解并评价这些成果,也就需要一定的专业准备。我对当前哲学总的看法是,虽然哲学中充满了问题(在那些对哲学工作的性质缺乏理解的人来说这些问题就是所谓的“危机”),但哲学不会因为这些问题而失去希望;相反,这些问题是哲学要面对的份内之事。

       如果想学到好的哲学,并且把哲学当作首先是一种智力上的工作而不是文学性的,那么我建议你学习分析哲学。欧洲哲学自胡塞尔以及他的第一代弟子以后,已经不再鼓励直接思考哲学问题了,人们在哲学科系里只能跟着经典走,解经和注经。所以我不觉得一开始就扎到里面会有什么好处。分析哲学要求头脑清晰地思考,我觉得即使对欧洲哲学感兴趣,也可以把分析哲学当作基础训练来做。用分析的风格处理欧洲哲学,这在英语哲学界中已经是一件比较成熟的工作。

       分析哲学的文献都是英语文献。事实上,几乎所有在哲学上重要的文献都有忠实的英文译本。如果不是去研究哲学史,不是去注解经典,没有必要学习其他语言。最好能够一开始就阅读英语文献,至少也要有意识地培养这种阅读能力。

       分析哲学中好的入门读物也都是英文的。但是,很难在英语文献中找到我们心目中的那种帮助我们理解分析传统的那种导论,因为这些文献已经在这个传统中,分析的风格已经体现在各哲学门类的导论中,你可以找到形而上学导论、认识论导论、伦理学导论,但你找不到分析哲学导论。如果时间允许,最好找一本分析风格的哲学导论来读。这是直接进入这个传统,以此来了解它。     这里有一本John HospersAn Introduction to Philosophical Analysis,它会引领你直接面对一些最重要的哲学问题,并且是以分析的方式。我写了一本《XXXXX》以国内读者熟悉的方式介绍分析哲学,可以用来参考,但这本书偏难。一本容易一点的、也是以国内读者熟悉的方式介绍分析哲学的书是穆尼茨的《当代分析哲学》(有汉译本)。另外,Scott SoamesPhilosophical analysis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两卷本、英语),以及GraylingAn Introduction to Philosophical Logic可以作为进阶读物。

       对柏拉图,明智的选择是先放一放。除非有很好的指引,直接读柏拉图肯定是不得要领。

       要出国学习分析哲学,首选英美。去欧洲很难说,大概和在国内差别不大。申请美国的MasterPHD是不容易的,但不是不可能的。一些英语水平测试成绩是需要的,不同的学校,要求也不尽相同。你也可以在国内读研期间申请。哲学合作社论坛集中了一些热爱分析哲学的年轻人,你可以和他们交流关于分析哲学的任何东西,包括关于出国的问题。

       你需要课件在附件里,内容与我讲的不尽一致。

       你可以和我交流任何东西。

 

       祝顺利!

       李膺

 

       附书籍若干          

 

 

 

 完

 

 


 

夹裹于洪流,唯冰心玉壶

命运奔雷下,总有不语之人顶天立地

愿你我银河高泄,年年今夜






8 Comments

  1. Anonymous

  2. Anonymous

  3. Anonymous

    谢谢分享,曾经参加文理学院体验上了心灵分析课,实在是很有意思。又觉得自己看书不得要领,故弃之,看完您与老师的信件让我有捡起重读的方向。

    1. 共勉。不过“心灵分析”应是欧洲的精神分析,属于心理学,和哲学的分析还是不同。
      1. Anonymous

        這樣,授課老師是學心理 哲學 和語言的,然後他也有讓我們看那本grayling的入門書,所以就想起來。 课程简介:⼼灵哲学也许是分析哲学中最让⼈激动⼈⼼的部分之⼀。探究⼼灵的本质以及⼼灵与物理世界的关系是⼼灵哲学的主要任务。此课程将介绍各种有关⼼灵的理论并探寻意识在⾃然世界中的位置。 随着现代物理学与⽣物学的发展,我们似乎对⾃亘古以来所传承的⾃⾝的认知不再拥有⾃信。我们是否有灵魂,⽽我们的灵魂又是否能在我们⾝体的死亡后继续存活?我们是否能够在物质世界中找到灵魂的栖⾝之所?我们的意识是否能够影响我们的⾏为,又或者我们只是世界剧院中⽆能为⼒的观众?我们将会在这门讨论课上对这些问题进⾏讨论。 這是課程介紹。
        1. 懂了,那就是心灵哲学,英美分析哲学的子支,前期通识部分很有趣,后期就要研究语言和逻辑了,可深可浅的方向
          1. Anonymous

            是的,只上了8节课也充分感受到了有趣。被问懵了,经常“怀疑”自己说的话。哈哈

  4. Anonymous

Write a comment...